夜儿喵喵

黑门纪念馆

·牺牲线后续

·「在那天闭馆日的时候,空旷寂静的中央庭里能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」


1、

    那天雨下的很大。水哗啦啦地浇在地上。街道上只有偶尔的汽车嗡鸣着趟水而过。灰色的雨滴将世界渐渐渲染成灰色,天空看起来很低。整个世界处于喧嚣和寂静的矛盾点。

    此时指挥使正倚在纪念馆的玻璃侧门上,旁边放着早已凉透但是懒得喝的一杯咖啡。也得以此她才能见到访客——她一向不喜欢监控摄像这类东西,虽然它们曾在那段时间帮了她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安了也没用嘛。没人会来偷东西,就算偷走了——又有什么用呢?感受到门上传来的震颤,她撑起身体,这样胡思乱想着去开门。

    吱——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混合着水珠的湿气瞬间灌进来。随之而入的是骤然放大的雨声,一下子冲进这间接待室。但是世界好像一下子安静了。

    台阶上的小女孩抬头看她,双色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雾气显得很迷茫。水珠挂在她浅色的长发上,裙摆的蕾丝边被雨浸得皱皱巴巴。她就站在那儿,目光像透过了许多层屏障一样望向指挥使。

    指挥使有一时间的静默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就这样隔着几级台阶沉默地遥望着。雨声在耳边不断放大。最终指挥使以不能怠慢客人为由让自己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您好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进来参观吗?”

    小女孩开口,双手交握在胸前,声音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……总觉得有哪里偏离了正轨。

    指挥使的目光落向下方,抱臂,手指在玻璃门上扣了扣,“……不好意思,今天是闭馆日纪念馆不开放……”

    “改天再来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想进去参观。”小女孩垂着眼,吐出一句极为牵强的理由,或者说只是重复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闭馆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进去参观。”

    永无止境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喧哗的雨声此时并不显得繁杂,反而很好地衬托出了凝胶一般的气氛。

    凉气带着一两滴雨丝粘附在指挥使的脸上,烧起一片冰凉。雨滴被风吹斜,打在脚边炸成一朵朵小花,小女孩一动不动地垂着头,就这样凝视着水花化开在台阶上留下一个深灰的印记。

    指挥使也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,两人的目光在靠近地面处交叉。

    那双异色的眼睛仍然跟以前一样像是坠落的星辰,但自从里面掺了一点,灰色的什么东西,便变得浑浊不清了。

    指挥使忽然有一种回忆下坠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她极轻地问到,不知道是说给谁听。

    “我想进去参观。”

    回应并不是针对自己的问题。那声音快被雨声淹没,只一瞬就飞走,听起来却很突兀。指挥使带点惊异地抬头。

    小女孩的身影本就显得黯淡,现在更是快要融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指挥使又盯着小女孩看了好一会儿,最终回身走进接待室。留在空气中的声音被水汽拖长。

    “那么——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认真地带上对她来说沉重的玻璃门,喧哗的雨声一下子就被隔绝在外。指挥使在经过桌子的时候瞥了一眼那杯凉透的咖啡,拿起来想要倒掉才发现这里没有垃圾桶。她思考了一会最终抿了一口,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胃被冰得抽了一下。她皱着眉将杯子磕在桌上。

    空气中泛起一丝苦涩的香气。

    指挥使拉起小女孩沾着水珠的手,触碰到冰凉的温度时她一顿。小女孩一言不发,只是头微微仰了仰,似乎想看她的表情。她立刻别开眼。

    指挥使站起身时回头往门外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雨依旧很大。

    于是她没有再犹豫,推开了虚掩着的白色隔门。

    进入了大厅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吧,那现在,”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交界都市的黑门事件纪念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介绍词我不想说,”

    “你就可以把它看作,为过去立下的一座墓碑。”

    “以及……啊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嘛,你很幸运——因为一般人可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鉴于现在是这种——嗯,特殊情况?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将由我,本人,来担任你本次参观的讲解员。”


评论(3)

热度(31)